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离不开脚了
离不开脚了

离不开脚了

清早一醒来,我发现妹妹居然就在我的房间里,面带微笑的看着我我心虚的问道:「妹妹,你来了怎么不叫我起床呢?」「因为看见哥哥睡觉的样子很可爱啊,哥哥你梦见什么啦,怎么一面说着臭,一面又使劲闻的样子呢?」「这,这个我也不清楚,哈哈,对了,你先下去吧,我穿好了就来找你。」

  平时我这么一说,妹妹就下楼准备早餐了,但今天她一反常态的没有离开反而是靠近我,在我耳边说道:「哥哥我怀疑我们家进贼了。」

  「进贼?」我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笑话,别说别墅的保安系统多好就是我设置的防盗系统都不是一般人能通过的,

  于是我说道:「不可能吧你是怎么发现的?」妹妹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红着脸说道:「就是我的那双运动鞋啊,其中一只鞋垫居然跑了出来而且上面那些脏东西竟然都不见了。」

  说着,她突然看着了我,仿佛认定了我就是那个动了她鞋垫的人。

  不好,昨天太兴奋了,忘记处理鞋子了,我顿时显得十分慌张,正想开口妹妹继续说道:「而且,而且另一只鞋子,里面居然有些黏黏的东西我闻了闻,有点腥腥的,还有点淡淡的牛奶味呢。」

  妹妹,妹妹居然闻了我的精液!我立刻打消了坦白的念头,

  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会去调看监控系统的。」

  「哼。」

  妹妹突然站了起来,生气的说道:「你一点都不关心人家。」

  说着,居然用她的右脚狠狠的踩向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居然正好踩在我晨勃的鸡巴杆子上。

  「唔——。」我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妹妹得意的看了看我,居然用脚狠狠的转动碾压起来,说道:「知道怕了吧,你这个臭——哥哥。」

  不单单用脚刺激着我,还重重的突出了一个臭字,我在心虚之下居然鸡巴开始有了流出水来。

  「哼,我走了,快点下来吧,臭哥哥。」

  在我即将到达巅峰的时候,妹妹突然收回了脚,走了出去。

  我还完全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我竟然被妹妹脚交了。」

  「我竟然在妹妹面前露出了快感。」

  「我竟然差点被妹妹踩得射了出来。」

  脑海中不断浮现所发生的事情,我一遍遍的否认着自己不是变态,不是妹控然而苍白的事实让我的反驳如此无力,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离开的家当我再次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是到学校了。

  「您有新短消息,请注意查收。」

  在我还在不断谴责自己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声手机提示。

  我打开一看,立刻惊住了,因为里面,竟然是昨天我在妹妹房间吸允她臭袜子的图片,

  还附带着文字:「嘻嘻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变态呢,我这里还有完整的视频想要吗?放学来跆拳道社。」

  可恶,竟然敢这样威胁我,我苦等到放学,走到了跆拳道社一进门,就听见一娇喝声:「喝,哈。」

  进去一看,居然是我妹妹的闺蜜,徐静,说时候,我不喜欢徐静虽然她长得很漂亮,鹅蛋脸,俏鼻,有些妖媚的狐狸眼而且她的身材非常的苗条,但不可否认的是她是一个小太妹,一头染得火红的头发我看着就讨厌。

  看见我进来,她娇笑了一下,说道:「你居然真的来了,圣不想我把视频和图片发出去吧,那你就要乖乖的满足老娘哦,」说着她居然舔了舔舌头,说道:「早就想吃掉你了。」

  「呵呵,威胁我,如果你所说的视频和图片除了手机上就没有备份的话,那你最好看看你的手机在说话。」

  听我这么说,她拿出手机看了看,居然连开机都做不了。

  「别试了,手机病毒而已,返厂重修吧,期待你的视频和图片还能保存。」
  真是搞笑,一个凡人,竟然妄图挑战一个脑活跃比常人多8% 的天才。
  看着我高傲的样子,徐静居然也笑了,说道:「真不愧是老娘看上的男人,可是你知道你犯了什么错吗?」犯了什么错,不可能啊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却发现徐静朝我冲了过来「喝。」

  仅仅一击,就将我打到在地,徐静站在我面前,

  说道:「就你这身体素质居然还敢一个人来。」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我很轻易的问道了来自徐静脚上的汗臭,不同于妹妹那种让人兴奋的恶臭那是一种刺鼻的臭味,很特别但是也很不好闻。

  「说我,你不也一样。」

  我乘着她不注意,快速的跑了出去,而徐静却没有再阻止我,只是带着嘲讽的微笑看着我。

  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不对了,指着她说道:「你……」眼前就是一黑,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我觉得我的嘴被撬开了,突然,一股咸湿酸臭的味道在我的嘴里蔓延「咳咳咳咳咳」我立刻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咳嗽不停。

  「呵呵,醒了,圣大才子?怎么样,老娘的臭脚汗臭脚垢搓成的丸子好不好吃啊?」「呸,妖女你对我做了什么?」我吐了吐口水,恶狠狠的说道。

  徐静不慌不急,慢慢的用她那双41码的大臭脚一边在我脸上划过,

  一边说道:「你不知道吗?就是在脚上涂了一点点迷药不过现在脚上有的,是春药哦。」

  说着,徐静突然狠狠的将她那黑丝臭脚按在了我的鼻子上。

  「别想着挣扎了,绑着你手脚的可是我穿了好久的尼龙丝袜。」

  「现在,给老娘吸吧,宝贝,用力的吸吧,给老娘把脚趾缝的味道都吸干净吧。」

  闻着那股恶心的脚臭,我立刻尽全力屏住呼吸,害怕吸入一丝味道可惜我的肺活量并不大,不过,肺活量再大也没有什么用因为那只脚好像已经不会拿开了,最终我忍不住了开始被迫吸食着徐静的脚味。

  「唔,好难受。」

  一直吸食这那股臭味,让我难以忍受,想发吐,但渐渐的我的身体开始发热,并且不再觉得那脚味很臭了,甚至是已经陶醉在其中了开始主动的将脸贴着徐静的脚,闻着舔着,徐静那浓烈的味道渐渐的侵蚀了我的全身。

  「嘻嘻,沉沦了吧。」

  突然,徐静收回了脚,鄙夷的看着我。

  「怎么可能,啊——!」我不削的撇了撇嘴刚一反驳,徐静的脚后跟重重的踩在了我的睾丸上。

  「哈哈,嘴里说的很好,身体却诚实的反映了呢。」

  徐静舔着她的食指,眼中带着淫荡的光。

  「啊呀呀呀,圣大才子,这是怎么了,不是不想要吗,怎么越来越大了?」徐静越来越兴奋不但用脚后跟踩着我的睾丸,还用脚面不停的摩擦这她刚才踩过的地方同时又用脚趾温柔的按摩着我的蛋蛋「哦——,啊,恩不,不要,徐静,我,我错了。」

  快感连连的我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如何?好痛?很辛苦?」徐静妖媚的说着,在我鸡巴被刺激得再一次涨大的时候她狠狠的抬起了脚,踩了下去。

  「啊。」

  我立刻哀嚎起来。

  「真是的,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大呼小叫的,真丢人。」

  说着,徐静用她那舔得湿湿的手指,撕开了她的臭丝袜,狠狠的插进了她的小穴里。

  我这时才发现,她居然丝袜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唔,宝贝不乖哦居然偷看。」
  徐静一边插这自己的小穴,一边说道:「害的人家忍不住要加倍惩罚你了。」
  听这她这么淫荡的话,我的鸡巴居然为此更加坚硬起来。

  「唔,宝贝,你怎么勃起了呀?」「龟头也变得硬邦邦的,脸前列腺液都流出来了。」

  看着跪在她面前的我,一想到我这个平时表现得非常天才的鸡巴居然被自己的臭脚丫子践踏,鸡巴被她丝袜上的臭汗污物玷污着她就一阵满足。

  「被这样折磨,令你感到兴奋了吗?」徐静一边踩着,一边骂道。

  突然,她改变了动作,说道:「那我对你温柔点好不好?」「动作轻盈,用我这双臭脚丫子温柔的包裹你的贱鸡巴?」

  「嘻嘻为什么你喘气了?是不是感觉很爽?」

  「被妹子用脚踩用脚挑弄?」说着她突然靠向了我,狠狠的揪着我的咪咪,说道:「你果然是个偷闻妹妹丝袜的变态啊宝贝儿。」

  在她不断的挑逗,以及语言的刺激下,我的鸡巴不可避免的要射精了,徐静也感觉到了我鸡巴的抖动拿左脚掐住了我的冠沟处,右脚用脚趾狠狠的搓揉按压我的龟头。

  「没关系的,看招看招,射啊,快射!别——憋——着。」

  「啊啊,啊!」徐静那高超的技术彻底让我的鸡巴精关失守,一股股浓烈的精液喷射了出来沾满了她的黑丝袜脚。

  「哈哈哈哈,量真多啊宝贝,不过是被我用脚挑弄几下而已,也这么能射你果然是个死变态。」

  说着,徐静从脚上挑起了一丝精液,吃到嘴里,

  说道:「果然还有淡淡的牛奶味,原来我的圣宝贝儿,还是个处啊。」
  「分,分明是你绑架了我然后,霸王硬上弓的,你居然还有脸说出口。」
  我气喘吁吁的说道。

  「哦,霸王硬上弓?」徐静冷笑了下,脱掉了左脚的黑丝袜,

  缓缓的说道:「看来你还没有弄清楚情况啊。」

  「你要干……」我一开口,徐静立刻将那只沾满我精液的黑丝袜揉在了我嘴里。

  「这句话,轮不到,被霸王硬上弓,却各种兴奋的你来说。」

  感受着嘴里的气息,我越来越迷茫了。

  这味道,很香吗?不知道,但好喜欢,好想一直闻下去啊,啊我的另一个身体,被玩弄了,好舒服,好温暖啊。

  看着我沉沦在自己臭丝袜的魅力上,徐静一边舔这我的乳头,一边用手不停的狠狠的撸动着我的鸡巴。

  「唔,又变大了,你就乖乖的承认,你就是个死变态的事实吧。」

  说着,徐静从我的乳头开始,顺着我的脖子舔了上来,右手将我再次勃起的鸡巴握住。

  「真是只肥美的鸡巴啊,好热啊,圣哥哥,哦尼酱,人家人家也要舒服,好不好嘛。」

  说着,徐静拿着我的鸡巴,对准了她的骚穴。

  「妹妹,妹妹要吃掉你的肥鸡巴了哦,哥哥——。」在感受到鸡巴即将进入一个狭窄空间的时候,我开始有了一丝微弱的挣扎。

  「哼。」

  徐静自然也感觉到了,于是狠狠的坐了上来。

  「啊,好紧,好爽啊。」

  那一瞬间的快感让我张开了嘴,丝袜掉落出来。

  徐静不满意的重新将丝袜揉了进来,开始上下套弄操着我的鸡巴。

  「呼呼,好大,好美,圣的鸡巴果然很棒呢。」

  「圣居然想要抗拒,难道说,你爱上了自己的妹妹?更是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她?」「被我猜中了吧?唔,居然又变大了你果然是个变态呢。」

  「好爽,用力,圣宝贝,我也可以学你的妹妹,用力用力的操我,日我的花心,日我啊。」

  「哥哥——,啊,哥哥的好大,妹妹好充实,哥哥哥哥再快一点,好爽,哥哥,哥哥日到妹妹的花心了,妹妹的小穴好舒服让妹妹花心的小嘴嘴亲亲哥哥的龟头。」

  「唔唔唔——,圣宝贝,好人,给我,用力啊,快快啊,给我,射给我啊。」
  「可以射的哦,哦尼酱,哦——尼——酱。」

  听着她这么淫秽的叫声,我再也忍不住了,在她又一次坐下的时候我用力一顶,差进了她的花心,随后喷射了出来。

  「唔,不愧是圣啊,童子精射得好烫,好有力。」

  徐静缓缓的从我身上下来,精液慢慢的从她的小穴流了出来「可以了吧。」
  我喘着气说道。

  砰,徐静突然一脚将我踢到在地,将她的骚逼对这我的嘴说道:「圣宝贝,给老娘舔干净。」

  这怎么可能!?我紧紧的闭着嘴。

  然而徐静早就知道了我的选择,她嘲弄的看着我,

  讽刺到:「真是有自尊啊看看那里是什么?」我顺着她指的看过去,居然是台录像机!「虽然你是天才不过你不可能不借助工具就破坏掉它吧,我想想这个视频叫什么呢?就叫处男丧失纪念好不好?如果你不想再网上看到的话就好好的给我舔。」

  「好,好舒服,圣,你的舌头好灵活,对,舔在用力,伸直,再进去一点,啊——,圣宝贝,舔啊舔老娘的骚逼,老娘的逼骚不骚?你是不是很喜欢吃?啊?」徐静一边享受着我的服务,一边用下体不停的碾磨着。

  「啊啊啊,圣,要来了,老娘要高潮了,圣,张嘴老娘给你吃淫液啊啊啊啊啊。」

  突然,徐静用力将我的头往她下体按,一股热流从她的小穴射了出来,混合着我的精液全部流入我的嘴里。

  「咳咳咳咳咳。」

  我来不及反应就只有吞可进去,呛得我不行。

  徐静抖了抖下体,将淫液撒在我的身上,说道:「可爱的圣,老娘越来越舍不得你了那录像我可以给你保密。」

  徐静摸着我的脸,说道:「条件是,今后,你就是我的性奴隶了只要我想要,无论何时何地,你都得满足你,做吗?」我有选择的权利吗?只好苦笑的答应道:「我做。」

  「哈哈哈哈哈。」徐静放荡的笑着:「谁能想到,万人仰慕的圣,居然是我徐静一个小太妹的性玩具呢?」说着她转过身缓缓的俯下去,将我的鸡巴包在了嘴里,同时那双臭脚还挑弄这我的嘴。

  「哈哈,圣,你看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又大起来了?」「你不是嫌弃着我的脚味吗?你不是说我霸王硬上弓吗?为什么你还有这么强烈的反应呢?」「还是说,表面高傲冷漠的你内心里其实是个喜欢被蹂躏的M啊?」徐静嘴上不停的嘲讽着我,手却一直撸动着我的鸡巴让我的快感不断同时,她那双带着酸臭馊汗的丝袜大脚一直用力的插着我的嘴。

  「或者是,刚才舔老娘骚逼里的精液,让你感到兴奋了?」「还真是变态啊,居然把老娘的骚逼舔得这么干净一边舔着自己得精液,一边肉棒还能变的更硬啊!」「呜呜这是怎么了?圣,你的蛋蛋都胀起来了啊看起来你好难过啊,要是我想这么狠狠的给你揉按一下的话。」

  说着,徐静的手缓缓的伸了过去「不,不要啊!。」我惊恐的挣开了徐静放在我嘴里的臭脚,喊到。

  「哦,居然还敢反抗?」徐静停止了动作,慢慢的看向了我,

  说道:「圣你知道吗?在你答应的那一刻,我们的关系就已经变了我现在,可是你的女王!」我惊恐的看着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身为奴隶,居然还敢口出狂言,找死!」徐静一边说着,一边用一只黑丝袜堵在我的嘴里。

  「好好习惯女王的脚味吧,圣。」

  「我为了等你,可是足足在这里运动了三个小时呢。」

  「我相信,我脚尖的酸味,脚掌的汗渍,在鞋里捂出来的臭气,都是你最爱的美味是不是啊,圣?」

  「哦,居然鸡巴又大起来了,你现在很幸福对不对啊?」听着徐静不断的挑逗,我跟本抑制不了自己的兴奋只能求饶道:「徐静,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行了。」
  然而嘴里的丝袜让我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声。

  「嘻嘻,圣,你的肉棒真可爱,还真是适合你这个变态呢。」

  说着,徐静居然又开始给我口交了起来。

  「圣,还在忍受吗?像我这样舔你的龟头呢,爽不爽说啊。」

  「呜呜,好粗的肉棒,好烫啊,肉汁都出来了呢,我的口交你能忍得住吗?」「圣你的蛋蛋好大了啊,我来给你按摩下怎么样啊?别逃看招看招。」

  在嘴里和肉体带来的强烈刺激下,我的身体不断的抖动着,就快要射出来了。
  「哼。」

  徐静突然狠狠的捏着我的鸡巴杆子,让我想射却射不出来。

  「想射吗?」徐静淫荡的笑着,用她那双恶臭的裸脚从我嘴里取出了那只臭丝袜。

  「我,我想射,徐静,让我射吧。」

  「作为你不诚实的惩罚,现在,你就来好好的求我吧。」

  徐静一脚吧我踢在地上,用她肥厚的阴唇不断的摩擦着我的鸡巴,时不时的还将我的鸡巴头吞了进去又飞快的拔出。

  「徐,徐静女王大人,让我射吧,求求你了啊!」「哈哈哈哈哈,很好做得非常好。」

  徐静一口气让我的鸡巴顶到了她花心的底部。

  「啊,好爽啊,女王,奴隶,奴隶感觉好爽啊。」

  不断的折磨和刺激让我放弃了自己的自尊,承认了徐静说的话。

  「哈哈,圣,你好可爱啊,来吧,用力的肉我,舔我的臭脚来啊。」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竟然这么用力的挥动自己的腰部,就像是个发情的公狗啊。」

  「居然还在不停的舔着我的臭脚,啊啊,好舒服啊,我的脚连我自己都不愿意闻啊圣,你居然舔得这么开心,还能这么兴奋啊。」

  「圣,你的鸡巴已经被我占有的,你的舌头也被我俘虏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啊?」「啊啊女王,我就是个变态,我就是喜欢你的脚你的骚逼。」

  「哈哈哈,圣,你的表情真是太淫荡了,没有看到过比这个更下贱的表情。」
  「为了让肉棒插入深处,每一次都用尽了全力,你这个大变态。」

  「到极限了吧?可以的哦,你想射了吧?你想射的话就射好了。」

  「啊啊啊啊啊,我给你,我的一切都给你!」我再也忍受不住徐静的诱惑,将精液统统射给了她。

  「哎呀呀呀,圣,你还真是能射啊,居然射了三次,量还是这么大。」
  徐静一边让精液流出来,一边嘲讽我道。

  看着这淫荡的场面,我的鸡巴又有竖起的趋向。

  「还真是个不安分的鸡巴啊,来,把这个吃了。」

  说着,徐静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颗蓝色的药丸给我。

  在被各种调教之后,我不敢有丝毫的犹豫,立刻吞了下去,发现有一团火刺激着我的鸡巴让我鸡巴处于半软半赢的状态。

  「真是可爱啊。」

  说着,徐静拿起我的鸡巴,狠狠的撮了几口,然后将她的臭丝袜绑在了我的鸡巴上。

  「就给你一个礼物吧,把我的臭丝袜这个样子带回家。」

  「如果你干提前去下的话,你是知道后果的,我的贱奴隶。」

  感受到鸡巴头被徐静的臭丝袜刺激的快感,让我的鸡巴一直肿大着行动十分不方便,简直不知道我究竟是怎么回的家。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晚上我竟然都没有讲徐静的丝袜取下来,仿佛鸡巴已经离不开丝袜不,应该说,鸡巴已经离不开脚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