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女警少妇
女警少妇

女警少妇

“老婆、老婆我爱你,阿弥陀佛保佑你!愿你有一个好身体,健康有魅力……”吕亦君一边哼着情歌小调,一边炒着西红柿炒蛋,旁边操作台上已经放着刚炒好的三盘菜:鱼香肉丝、红烧带鱼和蒜蓉西蓝花,都是他媳妇最爱吃的。他电话里说是明天上午回来,其实当天下午就早早回来了,去菜市场买好了菜,准备给媳妇一个大惊喜。

  她媳妇叫顾曼,今年刚三十二岁就做到了A市缉毒大队的副支队长,这可是一个相当优秀的成绩了,可是在吕亦军心里,更多的不是骄傲,而是心疼。A市虽然是一个边陲小城,但是毒品制造和贩卖相当猖獗,毒品贩子又心狠手辣、灭绝人性,顾曼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摸爬滚打、出生入死,一步步的走过了八年时光。作为缉毒警的家属,吕亦君和四岁的儿子,还有岳父岳母一起生活在两百公里外B市,而顾曼平时一个人住在单位分配的小套间里,出于保密和保护家属的缘故,吕亦君也不能过问妻子的工作内容,平时朋友圈不能发妻子的照片,对儿子,也是极力的掩饰,对亲戚朋友也只是说顾曼是一个普通警察……吕亦君在B市的师范大学教授心理学,当年,正是在一次针对学警的专门心里学培训课程上,认识了作为学员之一的顾曼,结婚八年来,吕亦君曾经不止一次的劝过妻子,放弃这么辛苦危险的工作,可是顾曼每一次都绝无动摇。慢慢地,吕亦君也便理解和支持妻子了,她从小就受到当刑警的哥哥的影响,选择了和大部分女孩子不一样的人生。两年前,她哥哥在一次行动中,被两名毒贩打死,从此“扫灭毒贩,清除毒品”就深深地烙在了顾曼心中,从那以后,吕亦君也不再规劝妻子,他要做的,就是最大限度的给她幸福,好好心疼她,让她做自己钟爱的事业,做一个优秀的丈夫,因为,在他心里,顾曼也是一个优秀的妻子。

  吕亦君心里想着和妻子过往的一幕幕甜蜜,露出了幸福的微笑。他把炒熟的西红柿鸡蛋盛了出来,用保温盒子先盖上,然后一抬头,就瞄见楼下顾漫的车开进了小区,他决定再给妻子一个小“惊吓”,于是赶忙洗了下手,重新把鞋子穿好,就躲到了门后,等顾漫一进门背对着自己换鞋的时候,给她一个爱的拥抱。吕亦君想象着妻子见到自己后的惊喜,自己也兴奋地搓了搓手。

  顾曼停好车,拖着疲惫的身子机械般的上楼、开门,进门后顺手关了门,左手扶着门框,右手弯着腰换鞋,由于今天穿着一条紧身的牛仔裤,包裹着修长的大腿,显得臀部异常浑圆和挺翘,长期的格斗散打和健身,让顾曼的身上散发着其他女性所少有的健康和野性气质,吕亦君望着大半年都没见面的媳妇臀部,心中一动便冲了过去,双手紧紧抱住媳妇的腰肢,嘴里兴奋地大喊着:“老婆,可想死我啦!”顾曼刚把鞋换完,因为这几天连着晚班出勤,任务繁重,本来整个人迷迷糊糊的,这时见有人突然从背后抱住自己,惊骇异常,还以为是歹徒仇家偷袭,随时面对突发危险的职业素养瞬间迸发出来,根本没管吕亦君嘴里的喊叫,她右手反过来死死地掐住吕亦君脖子,左手抓住他的左小腿,身子微蹲,全身力量灌注到腰上,猛地一用力,把吕亦君倒着翻转过来,脸朝下狠狠地扔在了地上,顾曼顺势向前,骑跨在吕亦君身上,举起右拳正要再打,结果猛地瞥见吕亦君的侧脸,这一下吓得比刚才还厉害,赶紧蹲下来扶他。吕亦君哪里想到自己媳妇反应这么大,这一摔直接摔得天旋地转,恍惚见看见媳妇又要打,赶忙又双手抱头,两个腿来回乱蹬,嘴里说绕口令似的求饶:“媳妇、媳妇,别打啦!别打!是我,是我!我是老公,是你老公!”

  顾曼看着丈夫像小孩子一样在地下来回打滚求饶,又惊讶又好笑,一边抚摸着老公后背,一边温柔的安慰他道:“哎呀,对不起,对不起啊老公,你那么突然抱过来,我还以为是坏人呢。来,我扶你起来。”吕亦君这才稍微镇静了下来,挣扎着被顾曼扶起来,手按着腰一把斜躺在了沙发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痛苦又幽怨的望着顾曼。顾曼赶忙收住笑,紧靠在吕亦君身边,给他按摩肩膀,一边揉一边说:“对不起呢,老公,我…我是职业病又犯了,给老公按摩赔罪呢,快来让我检查下,伤到没。对啦,老公,你不是说明天才来么?怎么提前到了?”顾曼知道自己刚才下手肯定挺重的,自己老公一个文艺书生,怕是疼的不轻,于是全力的给揉着,心里愈发愧疚。

  吕亦君缓了两口气,身上的疼痛稍微缓解了些,看见媳妇脸上带着愧疚,于是故作哀怨的说道:“哎,世事难料、造化弄人啊!本来是想给自己媳妇一个大的惊喜,做了她爱吃的饭菜,没想到媳妇疼我,先给了我一个‘更大的’……”顾曼被老公这么一说,更加不好意思,头埋得更低了,轻轻地拍了他一下,娇嗔道:“哎呀,老公,我不是故意的嘛,你躺好了,媳妇给你按摩,伺候你舒服,直到您满意还不行么!”刚说完,脸上就布满红晕,轻笑着给吕亦君按摩腰背。

  顾曼本就秀气美丽的脸上因为这一抹红晕而更显娇嫩,两个浅浅的酒窝像是春天湖面荡起的波纹,温柔俏丽,眼睛大而灵动,齐肩的短发柔顺的滑在一边,上身白色衬衣搭配着黑色皮衣,又平添了一股爽利的气质,丰满坚挺的乳房把衬衣撑的老高,形成了一个圆润诱惑的弧度,黑色的内衣若隐若现。眼前的这一幕看的吕亦君心头一动,浑身一阵燥热,刚才被摔的疼痛瞬间没了,半年多的思念和等待,在这一瞬间都化为肉棒的冲天而起,他翻了下身,左手抓住妻子正在按摩的手,右手一把搂住她柔软的腰肢让她坐到了自己腿上,深情的吻了过去。

  顾曼感受到了老公嘴唇传来的浓浓爱意,她也轻启樱唇,微微伸出舌头,回应着老公的狂吻,吕亦君身上特有的男性味道,慢慢地让她意乱情迷,她平时忙于工作,承受着巨大压力,唯有老公和家庭的温暖才能让她得半日清闲,半年来她无数次的午夜梦回,都幻想着老公热烈的胸膛和疯狂的爱抚,虽然老公是个文艺教授,但是只有在他身边,她才愿意做回那个小鸟依人的妻子,她为了人民的安全保驾护航,而吕亦君,则是她最温馨的港湾。

  顾曼忘情的拥吻着吕亦君,她感觉全身的力量都汇集到了嘴唇上,每吻一下,浑身就幸福的一抖,一股股热流直窜心底和小腹,阴道里像渗血一样的往外渗着淫水,积攒了半年的欲火越来越高涨,没一会,内裤就被打湿了,潮湿的内裤紧紧地贴着阴唇和阴蒂,顾曼为了躲避阴蒂上的巨大刺激,开始不停地扭动着屁股,渴望着能让内裤稍微远离阴蒂一些,可是她来回扭动的娇躯在吕亦君看来,无异于火上浇油,梆硬的鸡巴被硕大的屁股压着,这来回的扭动就好像斗牛士手里挥舞的红色布子,刺激着肉棒这头早已暴怒的“公牛”,吕亦君猛地咽了一口口水,把顾曼平放在沙发上,一边继续热吻着,一边把手游蛇般的伸进了牛仔裤里,在她平滑的小腹上温柔游走,顾曼嘴里发出低低的“嗯…嗯…”,这娇哼不断地刺激着吕亦君的神经,他把手猛地往前又伸了一下,中指一不小心就狠狠地按在了早已石头般坚硬的阴蒂上,这一下犹如触碰了泄洪的按钮,原本阴道里的“娟娟细流”,瞬间化为“涛涛洪水”,一股拇指般粗细的水流喷射而出,穿过薄薄的内裤,一下子打湿了大腿两侧的裤子,顾曼身体突然剧烈的颤抖着,嘴里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啊……”,粉面含春,眼角闪着几点泪花,双手捂着小腹,剧烈的高潮让她大脑一片空白,浑身泛起一阵阵舒爽,如泡温泉,工作的疲乏早已无影无踪……两分钟后,高潮的余韵散去,顾曼缓缓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老公吕亦君正似笑非笑、意味深长的盯着自己,顾曼又看向自己下体,牛仔裤挂在屁股下面,衬托着屁股更加的肥硕,虽然将将把阴道遮住了,可是浓密的的阴毛全都露了出来,上面挂着几滴刚才喷射出来的淫水,像初春的露珠打在绿叶上,此时阳光正好斜照进客厅,每一滴淫水上都泛着金光,一闪一闪的,好一幅“夕阳淫露图”!

  见此情景,顾曼差点羞的无地自容,满面通红,虽然以前和老公一起亲热也高潮过,但是这是第一次在明亮的客厅这样,也从来没有喷过这么多水,她躲避着老公兴奋炽热地目光,慌忙扯了下裤子,嗫喏道:“哎呀,老公…我…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可能是…时间长了…我…我先去洗澡…”顾曼这时完全不像一个精明强干的缉毒女警了,反而像一个自慰被父母发现的小女孩,她匆忙提了下裤子,准备去洗澡,结果还没等站起来,就被吕亦君再次按倒,吕亦君轻抚着她的头发,故作淫态的调笑着道:“小娘子,哪里去?你是舒服过了,大爷我还没爽呢!”顾曼回避着他的目光,轻拍他的肩膀,佯嗔道:“你…讨厌呢…你再不放开,我还要打你啦,我可是……”顾曼嘴里“警察”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吕亦君用嘴堵住了,刚穿好的牛仔裤被他连着内裤又一把扯到了膝盖上,淫靡的下体瞬间曝光。吕亦君解开了顾曼的内衣,顺着衬衣领子一把扯了出来,两个巨乳没了束缚,上下不停地抖动着,娇嫩的乳头透过白色的衬衣显出暗红色,好像熟透的樱桃,让吕亦君看的口水直流。吕亦君引导着顾曼的手紧紧握住早已坚硬如铁的大鸡吧,急速撸动着,上面的青筋根根爆出,感受着鸡巴上传来的巨大雄性力量,顾曼又渴望又害羞,她好想再次达到高潮,那种透彻全身的舒爽酣畅淋漓,可是心里残存的女警官的自尊又让她羞于表达,她下意识地往前挪了挪屁股,让阴唇轻轻地刮弄着丈夫的龟头,好想被这根朝思暮想的肉棒填满。

  吕亦君感受到了龟头传来的阵阵麻痒,望着身下欲眼迷离的妻子,他再也忍耐不住,右手扶着硕大的鸡巴,在顾曼柔软娇嫩的大阴唇和阴蒂上滑弄着,凑到妻子耳边柔声道:“老婆,我来了!我爱你!”顾曼听着丈夫深情的话语,心中感动,嘴里却羞于表达,她羞红着脸把嘴凑到丈夫耳边,她知道此时的丈夫需要自己的淫荡和情调,所以故意放大了音调,娇哼着:“嗯…嗯…嗯”,每一声呻吟传到吕亦君耳朵里都仿佛化作一声鼓励:老公,快操我!吕亦君也是心上愈发的幸福和感动,这就是夫妻之间最幸福的默契,只有在最亲密的爱人面前才展现出来的小情趣,他不再犹豫,屁股猛地一挺,大鸡吧连根没入,唯有如此方可“报答”妻子的“鼓励”。

  顾曼因为牛仔裤还挂在膝盖上,所以双腿紧闭着,膝盖顶着自己的乳房,这样整个阴部都裸露在外,粉红色的阴唇大大的外翻着,上面挂着几滴晶莹的骚水,阴蒂随着吕亦君快速的操弄在空气中来回摇摆,干渴已久的骚穴骤然迎来了大鸡吧的滋润,顾曼舒服的大张着小嘴,左手按着老公的屁股,右手死死地抓着沙发。

  吕亦君望着顾曼秀美的脸蛋在大鸡吧的爆操下节奏轻微摇摆着,油然而生一股征服欲,双手一用力把顾曼翻了过来,让她的肥臀高高的翘向自己,肥美的骚穴泛着淫水,像是流出的口水,渴望着大鸡吧喂饱,吕亦君用力的揉着媳妇的肥臀,光滑而细腻,他再次把鸡巴粗鲁的捅进骚穴,每一次粗暴的撞击都被顾曼的肉臀反弹回来,形成反作用力,都让下一次的操弄显得更有力、插的更深,如此狂野的节奏,让顾曼原本轻柔的“嗯嗯”,一下变成嚎叫般的“啊啊”声,吕亦君突然猛地再次一插到底,然后死死地顶住顾曼的花心,享受着阴道壁的痉挛和有节奏的伸缩,仿佛在做SPA按摩,无数双柔软的小手舒缓着鸡巴上紧绷的神经。

  他趴在顾曼背上,吻着她的脖颈,柔声道:“老婆,舒服吗?老公平时可是坚持锻炼身体啊,没让老婆失望吧!”顾曼刚被草的神魂颠倒,这会儿终于捋顺一口气,听到老公的话,又羞又急,屁股撒娇似的往后顶了顶,羞道:“流氓,得了便宜还说风凉话,我…我…失望,这才十分钟,再来一个小时!”刚说完顾曼就后悔了,自己从来没说过这样羞人的话,吕亦君听了也是又惊又喜,平时做爱脸皮特别薄的媳妇竟然说起淫话了,捂嘴笑个不停,然后调笑道:“好呀,那就满足乖老婆!呦,对了,老婆,你要不要把警服穿上?那才带劲儿呢!”顾曼娇嗔着骂道:“讨厌,流氓!才不呢!”说完就满面羞红的把头深深地埋在沙发里,屁股翘的更高了,正享受着阴道按摩的大鸡吧,好像受到了挑衅一般,龟头猛地自己往上顶了两下,直刺着G点,刚刚沉静下来的顾曼再次欲火高升,一声长长的的“啊”,像是吹响了冲锋号,吕亦君抖擞精神,双手按住顾曼的腰胯,再无怜香惜玉的意思,捣蒜一般的抽插起来,粗壮的鸡巴进进出出,本来粉嫩的阴唇被操的充血里外翻飞,吕亦君瞥见被压在沙发上已经变形的乳房,左手拉起顾曼,右手粗鲁的揉搓着丰满的巨乳,耸动腰胯,每次都猛猛地直插到底,停顿一秒,然后接着飞速的插上十几下,就这样快慢深浅结合,操的顾曼彻底放飞自我,她再也不是那个英姿飒爽的警官了,而是老公胯下淫叫呼喊的小淫妇,伴随着吕亦君铿锵有力的操干节奏,顾曼也带着哭腔叫喊着:“啊…啊…老……老公慢…慢点,好舒服…啊…太…太深了。”

  吕亦君低头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妻子娇嫩的阴道里威武翻腾,淫水混合着白浆,一股股的喷溅在顾曼的屁股和自己的阴毛上,他备受鼓舞,咬紧牙关,一股脑爆干了五十多下,同时用手不停地撩拨着顾曼的阴蒂,这阴蒂就像按钮一样,每按一下顾曼就像被勾了魂一样高昂着头、“啊啊”的嘶吼着,阴道里的每一处肉壁都越来越收紧,每一处褶皱都化成了一张小嘴,撕咬着大鸡吧,吕亦君感受到了妻字阴道里的剧烈收缩和吮吸,这是要泄身的前奏,而自己的龟头也被吸的酥酥麻麻的,精液一阵阵的冲击着精关,他不再控制,一把拉起顾曼站到了屋子中间,双手紧紧地扣着她的两个肩膀,就像她平时紧扣犯人一样,不给丝毫的反抗余地,大鸡吧每一下都狠狠地撞击着顾曼柔弱的身体,屁股上荡起的层层肉浪,发出了响彻屋子的“啪啪啪”声,殷红如血的阴道壁被狂操着,像是被捣烂的玫瑰花蕊,脆弱而淫靡,顾曼彻底的放弃了“抵抗”,随着吕亦君又一次直捣子宫口,她猛地抬起头,疯狂的甩着头发,发出两声凄惨的“啊啊”,下体像是装满水的气球被一下子扎破,透明的淫水顺着鸡巴和骚穴的缝隙直窜出来,打湿了两个人的大腿,吕亦君的鸡巴也被这滚烫的淫液刺激的疯狂抖动,龟头猛地颤了两下,低吼一声,精液像子弹一样射进顾曼的子宫,然后又混合着她的淫水化成米白色的淫液,继续向外倒灌。

  吕亦君射了大概半分钟,“嗖”的一声拔出半软的鸡巴,顾曼好像失去了枝条依托的浮萍,飘飘然的,一下子瘫软在地,扶着沙发大口的喘着粗气,阴道口糊满了银白色的粘稠液体,红肿的阴唇仿佛雪地里的梅花,在空气中瑟瑟发抖,她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吕亦君缓了几口气,拿纸把自己的下体擦干净,马上蹲下来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了妻子身上,紧搂着她的肩膀,柔声道:“曼曼,曼曼,缓好了了没?来,老公陪你去吃饭,做了你爱吃的菜,来,不然一会凉了。”顾曼微微的睁开了眼睛,不敢看老公的眼睛,看着肩膀上老公的衣服,又听说做了自己爱吃的饭菜,心里又幸福又害羞,她扭捏着抽了几张纸,细声道:“你…你先去把饭菜摆好,我…我收拾下,咱们就吃!”吕亦君微笑着回道:“曼曼,要不我帮你…收拾吧,看你都没劲儿了。”顾曼赶忙摇着头说道:“去去,谁要你帮忙,我…自己来!”

  吕亦君笑着把裤子穿好,然后去收拾饭菜碗筷,在桌子上都摆好了。顾曼把下体擦净,到浴室简单的冲洗了一下,然后穿好了裤子,正准备把内衣重新穿好,吕亦君喊道:“哎呀,老婆,内衣就别穿了,又不出门啦,还怕老公看呀!”顾曼羞急的把内衣放到了一边,白了老公一眼,低骂了一声:烦人劲!就真空着坐到了桌上,吕亦君笑着给她盛好了一碗饭,把菜又往她面前推了推,说道:“曼曼,快吃,看看老公手艺精进了没?”顾曼感动的夹了几口菜大大的吃了几口,她确实饿坏了,中午忙着布置明天的一个重要行动,没来得及吃饭,这会吃着老公做的饭又香又踏实,慢慢地,她又变成了那个精明强干的女警官,恢复了神采,她边吃边说道:“嗯嗯,真好吃,手艺见长啊!对了,老公。你这次能呆几天?”吕亦君也吃着,回答道:“三天,老婆,完了还要回去参加儿子幼儿班亲子活动。”顾曼听完带着愧疚的神情说道:“辛苦你了,老公,我这几天在办一个关键案子,等忙完了我申请休假,然后过去好好陪你和儿子……”

  吕亦君又给顾曼夹了几口菜,接着说道:“没事的,曼曼,你好好的工作,别分心,我会照顾好儿子和爸妈的,我学校的课程也不太忙。”顾曼感激的点点头,把最后一口饭吃完,柔声道:“我吃完了,老公,你慢慢吃,多吃点,刚才也消耗不少呢!”说完红着脸,低头娇笑着。吕亦君宠溺的看了她一眼,一边吃一边问着:“对了,曼曼,你说这几天有关键案子,那是不是都要加班,不按时回来了?”顾曼点头道:“嗯嗯,我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要确保万无一失,制定详细的计划,任务很繁重。老公你照顾好自己,回来前提前给你电话呢。”吕亦君放下碗,牢骚着说:“听你说上个月不是刚破获一个大案么,怎么又来,A市怎么有这么多大案啊!”顾曼调皮的斜眼望着丈夫,轻轻地撅了下嘴,吕亦君恍然大悟似的拍着自己的嘴,连忙道歉道:“对不起,老婆,你看我又忘了你的‘家规’了,该打,绝对不能过问老婆的工作内容!”顾曼笑着回道:“这才是乖老公呢,老公要理解的,这不仅是为了保密,更是为了保护你、儿子还有父母,不能让你们面对危险……来,老公,我来收拾洗碗!”吕亦君把刚要站起来的顾曼按在了椅子上,故作命令的语气道:“坐下!谁让你洗碗了,笨手笨脚的,把碗打坏了怎么办!以后有我在你就给我好好坐着,这是我的‘家规’,听到没!”顾曼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娇声道:“好好,遵命,老公,你洗碗,一会老婆给你揉肩!”

  吕亦君把饭菜收拾到厨房,开始洗碗,他一边洗着一边望着椅子上的妻子,顾曼稍微挪动了下身子,衬衣里乳房俏皮的抖了两下,低腰牛仔裤又往下蹭了下,性感的臀沟正对着吕亦君,常年的警察生活和严格训练让顾曼很好的维持了身材,坚挺的乳房、挺翘的屁股和没有任何赘肉的腰,完全没有一般三十多岁少妇的臃肿,配上她一米六八的身高和修长结识的双腿,根本不输二十几岁的模特,平时穿着宽松的警服不显,此时却明晃晃的展现在吕亦君面前,他满足的笑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夕阳的最后一点余辉打在她的脸上,一点点憔悴和眼角微微的皱纹,都没有遮掩她的美丽,圆圆地脸蛋上挂着浅浅的酒窝,干练的短发滑在一边,处处散发着成熟少妇的魅力,八年前的明丽少女,经过岁月的风尘考验,经过工作的打磨洗礼,非但没有枯萎衰老,反而愈发的凝聚成一种让人痴醉的高贵柔媚的气质,既想让人仰望,又想让人“欺负”……顾曼回过头望见吕亦君对着自己笑,不解的问道:“笑啥呢,老公?”吕亦君刚才一肚子的思绪不知如何说起,想了两秒,故意盯着她露在外面的乳房,调笑着道:“老婆,你身材真好!”顾曼顺着老公的目光看过来,“呀”的一声,霎时羞红了脸,慌忙系着衬衣的口子,娇声骂着:“流氓!烦死人啦!”然后转过身去,摆弄着手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