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小姨子的处女穴
小姨子的处女穴

小姨子的处女穴

我心理乱极了,理智告诉我不能这样,姐姐的泪汪汪的双眼和姐夫的身影又把我的小淫虫勾起来,我心理斗争了好一会,我红着脸在姐姐的耳旁悄悄说:

  「姐,只要我哥和你好,我愿意。」

  说完这句我羞的满脸通红,浑身发抖到在姐姐的怀里,小屄湿了一大片。

  姐夫回来后我们一起吃晚饭,一见到姐夫我不由得脸红了,好象做错了坏事的小孩不敢正眼看姐夫,吃完饭姐姐叫我洗澡,我偷偷看到姐姐和姐夫交头接耳,一会姐姐也进来和我一块洗,我好后悔不该答应姐姐。

  姐姐看出我的心事,一边为我搓背一边开道我:「好妹妹别不好意思,你哥也不是外人,再说咱们女孩还不是早晚要给男人的,你能当一辈子姑娘。」「姐,可人家还是处女那,让他操了怪可惜的。」「好妹妹就算姐姐求你了。」姐姐一边说眼泪又快下来了。

  我的心又软下来:「哥对我不错,可我有点怕。」「不怕,姐姐陪你。」

  我和姐姐围着浴巾出来,我紧张的腿都迈不动,姐姐扶着我到寝室,我一下就倒在床上,小腿控制不住的抖;姐姐把我和她的浴巾去掉,我俩赤裸裸的躺在床上,姐姐的手在我身上慢慢的摸者,我渐渐的平静下来,我的乳房被摸的挺立起来小屄也有点湿拉,姐姐笑着说:「涓涓想啦吧?」我闭上眼睛红红的脸点点头。

  姐姐喊了一声,姐夫进来了,我赶紧拉过枕巾蒙住眼,我心里好淫荡,可当着姐姐的面又不好意思,人家还是姑娘吗?

  我偷偷的看姐夫,他魁梧的身材;发达的胸肌还有那又黑又大的鸡巴高高的挺者怪吓人的,那么长又那摸粗,姐姐的屄那能装下吗?我心理想,突然我感觉到一个手碰我,我大叫一声抱着姐姐。

  「涓涓不怕,你不是也喜欢你哥吗?」姐姐抚摩着我的小屁股轻声的说。

  「你不会温柔点,人家可是大姑娘。」姐姐对姐夫说。

  「那是那是。」姐夫虔诚的说。

  一边把我轻轻地搬正,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男人摸,一股股的电流直往大脑冲,我也顾不得羞次了,姐姐也光屁股陪我那吗?我心理自己安为自己,慢慢的不太害怕了,姐姐蹂着我的奶,姐夫跪在床边舔我的小屄;我的小屄被姐夫一下一下的舔者,淫水不由得流下弄的满屁股都是,姐夫也不闲脏,吃完我的淫水又把舌头伸到我的小屄里。

  「啊……姐我受不了拉,我的屄好痒。」

  「哦……哦……」

  「让你哥操你吧。」姐姐一手扣着她的屄,一手蹂着我的奶。

  「恩,哥,快操我吧。」我当时也不知羞耻。

  姐夫拿者他的鸡巴,一手掰开我的屄就往里操,可我的屄眼太小,鸡巴一挨着屄我就不由得一缩,几次都没操进屄里去,姐夫急的直冒汗,冲着姐姐直喊。

  「你也不帮帮我。」姐夫气急败坏的说。

  「你不是要操处女屄吗?好妹妹,身子也叫你哥看了就让他操了吧。」我动弹不得,姐夫挺着大鸡巴又来了,先在我的小屄上蹭闹,我屄里又急又痒淫水流出来了,借着淫水我感到屄里好涨,又粗又烫的鸡巴操到我的屄里,我心理高兴又害怕,我终于长大了,我知道啥叫操屄啦,屄里撑的好舒服呀,比自己抠屄感觉就是不一样,难怪姐姐在家时让我用黄瓜操她(我们姐妹的秘密)。

  「啊,姐……」我尖叫一声手指紧紧的抓住姐姐的屁股。

  「好痛,我不操了,姐姐。」我痛的哭出声来死命的抓住姐姐的屁股,拚命的狃动身子想起来。

  「好妹妹,女孩第一次都这样,一会就不痛了,姐姐当年也是这样。」姐姐一边压着我一边安慰我说。

  「来,吃口姐姐的奶。」姐姐一边转过身一边把她的奶头塞到我嘴里。我舔着姐姐的奶头一会不感到痛了,屄里反而更痒。

  「搂着姐姐,小屄使劲。」姐姐教我,我抱紧姐姐蹦直腰含着姐姐的奶头闭上眼,我感觉到大鸡巴一下直挺到我的屄里,突然屄里又空下来,又涨,我歪头一看我的姐夫哥正跪在床边屁股一撅一撅,大鸡巴一进一出好可笑,我联想到一句话「男人拜倒在女人的石榴裙下」,一点也不假,我哥不就是跪在我的下边吗?

  当女人真好。

  我也没什么好害羞的啦,屄也让人操了,我要好好享受,我让姐姐下去,拉起姐夫我让他压着我,我双手摸着我曾不敢碰的宽厚的脊梁,满是肉的屁股,姐夫更大胆的操我这个小姨子,屁股一撅一撅好让人淫性大发,我的屄里已是泛滥成灾,淫水被鸡巴一进一出弄的批批直响。

  姐夫突然大叫一声,鸡巴直抵住我的屄一跳一跳,我本能的喊了一声:「姐,他操我。」

  姐夫压在我身上不动了。我好奇怪,屄里又发空啦,我推开姐夫坐起来,屄里流出血和白花花的东西,姐夫的鸡巴软软的耷拉着。

  姐姐赶紧拿卫生纸为我擦屁股,我的贞操就这样给姐夫啦,我回到理智,也不知那来的勇气,拉着我姐,我俩不知羞耻的光着屁股。

  「跪下。」我大声说。

  姐夫应声跪在我俩面前。

  「你好不知羞,操我姐不说,还操了我,你说咋办?」我红着脸拉着姐姐面对着一样裸体的姐夫。

  「好妹妹,我一定对你姐好。」姐夫跪着求饶。

  「我姐俩都叫你操啦,你该知足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