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御母女一双
御母女一双

御母女一双

由于和悦公主那暴躁的性格,谁也挡不住她进入太后的寝宫。


  而和悦公主在外面的那一声厉喝,也惊动在里面的太后。


  太后一直在担心会被宫女们撞破她与爱瓦的奸情,唯独没有想到和悦公主会
在这时候闯进她的寝宫。


  连续两道由小宫女们组成的防线都被和悦公主突破,而小宫女们越是拦着和
悦公主,和悦公主就越觉得里面有见不得人的事情。和悦公主长这么大,除了跟
爱瓦在花丛里偷偷干过一次外,还真没有干过见不得人的事,所以她的眼中就更
揉不进沙子了。她甚至把两个小宫女推倒在地,直闯太后的寝宫,掀开那道藏着
母亲丑事的门帘……


  太后知道来不及掩饰了,于是干脆毫不掩饰地坐在那里,等着女儿发怒。


  “母后!”和悦公主想过各种情况,唯独没有想到会是自己的母亲与自己的
丈夫在奸淫,而且还有两个小宫女参与其中!


  太后脸上本来就泛着潮红,现在见女儿突然闯进来,那种羞涩自不待言,她
的身上一丝不挂,丰满的胴体毫不掩饰地诉说着一个女人强烈的欲望。


  太后的眼中没有哀恳、没有不安,而是平淡与沉静。


  “你们还要不要脸!”和悦公主尖叫道。


  爱瓦没有回应和悦公主,只是慢慢地从小宫女身上爬起来,而粗大的一根仍
深深地扎在小宫女的胴体里。


  突然爱瓦直起身子,巨大的肉棒一下子从小宫女的体内拔出来,让小宫女顿
时有一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


  爱瓦却笑了,他握住和悦公主的纤手,贴在他的脸上:“嘿嘿,我就知道公
主不会舍得打自己的丈夫,不如我们一起来吧……”


  和悦公主猛然抽出手,狠狠瞪了爱瓦一眼,又狠狠瞪了太后一眼,便回过身,
一把扯下门帘,用力地踩了又踩,然后冲出?胄。


  太后刚想穿上衣服,去拉住和悦公主时,爱瓦却拦住太后。


  “让她去吧,一会儿就会好,不要管她。”爱瓦将太后那雪白的胴体再次拥
入怀中。


  “可是……”太后还是不放心。


  “别管那么多,她又不是不知道她的丈夫是个好色之徒。”


  可是太后却兴致全失,毕竟她得顾及到女儿的心情,于是她随便应付一下爱
瓦,便让两个小宫女留在寝宫与爱瓦淫乱,自己则穿上衣服到处去找女儿。


  可太后找遍了整座皇宫,也没有见到和悦公主,最后才听一个太监说和悦公
主独自骑马出宫了。


  和悦公主骑着马来到那天被爱瓦救出的地方。在那片荒漠上,她极力地回忆
着当时发生的一切,那时爱瓦有多么爱她,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把她从敌人的手里
救回来,所以她根本不怀疑爱瓦对她的感情,可她就是想不明白,爱瓦既然那么
爱她,为什么还要与自己的母亲通奸呢?


  如果爱瓦跟其他女人有染,她都可以原谅,但唯独不能原谅他与母后!


  一想到母后与爱瓦赤裸地交缠着,和悦公主的心里就隐隐作痛,甚至无法制
止去想象母后在爱瓦身下淫荡的样子;一想到这些,她就有了想死的念头。


  以后她在宫里要怎么见人?她要怎么再跟母后说话,又怎么生活在一起?这
种无法忍受的难堪,残酷地折磨着和悦公主的心灵,让她觉得再也活不下去了。


  这时和悦公主想到爱瓦送她的那把短剑,便把它从腰间拔出来。


  自从知道这把短剑的用途后,和悦公主就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身边,但现在
她觉得这个爱情信物已经失去意义,唯一的用途就是结束她的生命。


  和悦公主仰天长笑一声,便举起手中的短剑,将锋利的剑尖对准心脏……


  和悦公主想要用心爱男人的短剑来结束自己生命,这样就算是永远跟他在一
起了吧!


  和悦公主闭上眼睛,狠狠地朝着胸口刺下去……她早已准备好接受那剧烈的
疼痛,可是那一剑刺下去后,她竟然毫无感觉!


  和悦公主只感觉到胸口像是被拍了一巴掌似的,却没有被利刃刺穿的疼痛感。


  和悦公主惊讶地睁开眼睛,低头查看胸口,她不相信这样一把锋利的短剑无
法伤到她的肉体!但奇怪的是,那把短剑明明插进她的胸口,只剩下那镶着金边
的剑柄在外面,但她真的没有感觉到疼痛,而且一滴鲜血也没有流出来。


  “也许是剑还没有拔出来,血才没流出来吧?之所以没有感觉到疼痛,应该
是因为我插得太快了吧?”


  和悦公主用力地将那把短剑从胸口上拔出来,等着短剑拔出后如注般的鲜血
向前喷出。


  然而,和悦公主什么都没有看到,好像她从未这么做过。难道刚才只是错觉?


  她根本就没有把剑插进胸口?


  但和悦公主的死意已决,于是她再次举起短剑,朝着胸口猛刺下去!


  这次和悦公主所感觉到的依然是双手拍在胸口上的微疼,丝毫没有刀子扎进
肉体里的疼痛感,甚至连胸口被利器戳到的感觉都没有!


  和悦公主再次狰开眼睛,发现一切都像刚才一样!


  “不要白费力气了。”一道很好听的女人声音飘然而至。


  刚才和悦公主来到这茫茫无际的荒漠时,明明就只有她一个人,。连一头狼
都没有看见,现在哪里来的人?


  和悦公主不禁好奇地回过头。只见一个绝世美女站在她的身后,长发飘逸、
裙衫雪白,竟与那天晚上突然出现的仙女极其相似。


  “你是?”和悦公主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做梦。


  “我是谁并不重要,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把短剑是杀不死你的。”


  “为什么?”和悦公主更想不通了。


  “能不能杀死人,完全取决于这把剑的主人;如果对方是他心爱的女人,这
把剑就无法刺进她的身体,甚至连她的一根毫毛都不会伤到。”


  和悦公主一听,很疑惑地拿着那把短剑查看,怎么看它都是一把普通的钢剑,
但它竟然无法刺进主人心爱女人的身体里?


  “这么说,这把短剑根本就不能伤人?”


  “呵,那也不是。如果哪个女人背叛它的主人,它就会主动刺进那个女人的
胸部。”美女的眼中闪着一种神秘的光芒。


  此时正是白天,和悦公主不相信这名美女是鬼魂,但至少这名美女所说的一
半事实已经在她身上被证实了。


  “这么说,爱瓦还是爱我的?”


  和悦公主的心情忽然转好,尽管在自杀前,她曾经这样安慰自己,但事实上,
她并不相信爱瓦对她的深情厚意。


  “你说呢?这把短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


  “你是他的什么人?”


  那天夜里,这名美女突然出现在爱瓦的面前,让和悦公主觉得她与爱瓦应该
有关系。


  “这不重要,也不是你该知道的事,你还是好好的活着吧!别让他失望,你
要是真的死了,他一定会很伤心。”


  美女说完后,和悦公主只觉得一阵晕眩,再度睁开眼睛时,美女就不在了。


  “喂!你叫什么名字?”


  和悦公主朝着空旷的荒漠大喊着,但只有风声从耳际呼啸而过,却不见半个
人“怪了,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人就不见了?”和悦公主不死心地在荒漠上搜寻
着,不过她知道,凭她现在的功力很难找到对方,今天要不是她自杀,对方也不
会突然出现。


  现在和悦公主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回到宫里,既然那个女人说爱瓦还爱着她,
那么知道她离开后,爱瓦一定会到处找她,她不能让他着急,于是和悦公主踏上
回皇宫的路。


  当和悦公主快到宫门时,正好看到爱瓦带着人出来找她。


  一见到爱瓦,和悦公主立即支撑不住,便晕了过去,要不是爱瓦飞身过来扶
住和悦公主,她一定会从马背上摔下来。


  和悦公主一连昏睡三天,使得爱瓦出去寻找那神秘女人的计划被迫延后了。


  当和悦公主醒来时,浑然不知她已经昏睡了三天三夜。


  和悦公主将在荒漠上的经历说给爱瓦听,爱瓦只是笑了笑,却不相信,他觉
得那把短剑无比锋利,怎么可能杀不死人呢?


  “你没烧糊涂吧?”爱瓦笑着摸了摸和悦公主的额头。


  “这是真的!我的确遇到那个女人,她长得好漂亮。不信我试给你看!”和
悦公主说着,便要去拿那把短剑试验给爱瓦看。


  “别试了,我可不希望这么吓人的东西往我老婆的身上戳!我相信你就是了!”


  爱瓦赶紧把放在和悦公主枕边的那把短剑收起来。


  “你还是不信!”和悦公主噘着小嘴,不高兴了。


  爱瓦觉得和悦公主是受了风寒的缘故,才说出这些话,因为她昏睡时一直在
呓语,而且由于她昏睡不醒,御医无法用药,只能等她醒来;现在御医把过脉后,
告知公主并无大碍,不需要服药了。


  听到和悦公主醒来,内心有愧的太后便硬着头皮来看望她。


  看到母后到来,和悦公主立即想起那天亲眼看到的情景,虽然她没有感到那
么厌恶了,但心里还是有个结,只是出于礼节,仍欠了一下身子;而太后看出和
悦公主的心态,赶紧土前制止她,让她继续躺着。


  看到爱瓦坐在那里,太后感到很尴尬,但爱瓦却若无其事,照样说笑。


  “还好吗?”太后先开口了。


  懂事的小宫女不等公主回话,抢着说道:“刚才御医瞧过了,说公主只是受
到风寒,并无大碍,休养两天就会康复。”


  “既然是受到风寒,那就不要再帮公主补身体了,风寒最忌参汤之类的东西,
熬些粥让她喝,并让她多睡一会儿,不要打扰她。”


  太后自小生长在侯门,颇懂药理,所以她很少用药,而是极注重养生之道,
这也正是她三十岁出头却保持着姣好身段与容貌的秘诀。


  虽然爱瓦表面上大剌剌,不过他明白此时这对母女间的隔阂需要化解,于是
他故意找了个借口,撵走那些宫女,随即也跟着出去。


  在外面的大厅,爱瓦少不了又要调戏那些宫女,可那些宫女都知道和悦公主
的厉害,哪里敢随便跟爱瓦开玩笑?不过爱瓦也有他的招数,身为驸马,他在宫
里说话相当有分量,见那些宫女不肯跟他玩,他就用命令的口吻跟她们说话,还
把宫女弄到身边,这样一来,那些宫女就算再怕公主,也不得不由着爱瓦在她们
的身上乱摸一通。


  太后见人都走光后,吁了一口气,准备向女儿说出自己的想法,她不想再与
女儿闹别扭了,毕竟女儿是要与她相依为命的人。


  “你也经历了兵变之事,你应该知道现在的形势,我们孤儿寡母的,能依靠
谁?


  如果没有爱瓦,也许我们早就成了那个混蛋的刀下之鬼,母后这样做也是无
奈之举……“


  太后j 边说,一边观察女儿的神情,以判断女儿是不是已经原谅她了,如果
不能得到女儿的原谅,她实在无法心安。


  和悦公主没有想到太后是出于这个目的,毕竟她太年轻了,无法猜到太后当
时的想法;而太后之所以心甘情愿地做爱瓦的姘头,多少与她所说的有一定的关
系,不过身为母亲,她无法把内心的渴望真实地告知女儿。


  和悦公主躺在那里,不断地绞着双手,其实她从荒漠回来时,就已经原谅太
后。


  “母后,别说了……”心情复杂的和悦公主流下眼泪:“只要不是他强迫你
就行了。”她抬起头看着太后,想从太后的眼神里寻找答案。


  “放心,没有人能够胁迫得了母后!”太后伸出手,抹去和悦公主脸上的泪
花;和悦公主也伸出手握住太后的手,母女俩的误会终于冰释。


  此时和悦公主能体会到当寡妇的苦衷,因为她与爱瓦相爱没有几天,她就已
经对爱瓦恋恋不舍了,像爱瓦这么优秀的男人,被女人爱上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以后女儿不会再怪母后了。”和悦公主不仅打算原谅太后,更希望太后也
能从爱瓦身上得到女人应该享受到的快乐。


  太后叹了一口气,苦笑道:“还有什么以后?你们马上就要离开皇宫了,恐
怕我们见面的日子也不多了。”


  “他只是暂时离开,而且我们走后,也会经常回来看您!”和悦公主紧紧握
住太后的手,现在弟弟年幼不懂事,她是太后唯z 的贴心之人。


  母女俩一讲到爱瓦去找那个神秘女人的事,就立即沉默下来,这时两人都听
到爱瓦在外面与宫女嬉闹的声音。


  “要是以后再碰到他跟别的女孩子暧昧,千万不要放在心上,男人都是这样
的。”


  太后对于性格倔强的女儿,其婚后的生活很不放心,凭她的经验,她知道爱
瓦与身边的女人一定少不了偷鸡摸狗的行为,如果女儿不能面对这种事情,那小
俩口会成天吵嘴。


  “母后请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听声音,看来爱瓦在外面只是摸摸那些宫女,没有做出更出格的事,加上和
悦公主想开了,听到宫女发出的娇嗔声,她也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充满情趣。


  看到女儿脸上开心的微笑,太后也感到无比欣慰。


  太后出来时,爱瓦正把手伸进一个宫女怀里捏她的奶子。


  一看到太后出来,小宫女吓得赶紧从爱瓦的怀里挣脱出来,满脸通红。


  “太后……”小宫女低声叫道。


  “我们走吧。爱瓦,多陪陪她,可别惹她生气。”太后一脸正经地说道。她
在宫女们面前不得不拿出威严来,却又忍不住趁着宫女低头时,朝爱瓦抛出一个
媚眼。


  自从那天太后与爱瓦交合后,她变得有精神许多,但心事也跟着多起来,几
乎无法入睡,睁眼、、闭眼都是爱瓦的影子。


  就在和悦公主卧床休息时,爱瓦就跟天心道长在一起。


  这不只是因为天心道长的仙女气质和动人的相貌,而是爱瓦想从这个修炼三
百年的女人身上获取难得的能量。凭爱瓦现在的功力,他可以把别人修炼的成果
吸收到体内,为己所用,而不需要重新开始。


  在两天的交合里,爱瓦从天心道长那仍如处子般的肉体里获得无尽的快感,
同时还从她身上得到她在洞中修炼三百年的成果。


  爱瓦将一柔一刚、一阴一阳同时充斥于体内,不但互不干扰,而且还相互裨
益,而更让爱瓦惊喜的是,他竟然能够以特异龙血斗气同时施放两种功力,使攻
击力与防御能量增强了数倍。


  这种吸取不会让天心道长的功力受到损失,相反的,天心道长也多次从爱瓦
体内吸收不少能量,这让她的功力也跟着突飞猛进。


  爱瓦与天心道长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顺利找到那个法力无边的女人而
进行的准备。


  让爱瓦为难的是那把短剑还在和悦公主的手里,如果抛下和悦公主,爱瓦有
些不忍;但若是带上她,又怕她会成为累赘。


  和悦公主在床上躺了三天后身体康复了,虽然她不急于去找那个神秘女人,
却想帮爱瓦完全心愿,所以和悦公主去找爱瓦,说要一起去寻找那个女人。


  “这……”爱瓦实在无法拒绝这个天真的女孩。


  “怎么,你不去找她了?到时候可不要怨我拖累你哟!”和悦公主以为爱瓦
打消去找那个女人的念头,心里不由得高兴起来。


  “谁说不去找了?只是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你还是留在家里吧!”


  “你嫌我?”听到爱瓦的婉拒后,和悦公主立即眼泛泪光,一向要强的她在
爱瓦面前学会掉眼泪。爱瓦对付那些凶残之人虽然残酷,但对于喜欢的女孩却极
为心软。


  “我怕你受苦嘛!”


  “人家不怕,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和悦公主搂着爱瓦的脖子撒起娇来。


  爱瓦实在拗不过和悦公主:“好吧,我们就一起去!”


  “这才是我的好老公!”见成功地说服爱瓦,和悦公主立即赏他一个香吻,
又神秘地对他说道:“我想奖励你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还能有什么?当然是我母后了。”


  和悦公主终于不再排斥爱瓦与太后在一起,再者她觉得能够为太后做点事,
便让她心里不由得有种自豪感。


  “怎么,不吃你母后的醋了?”和悦公主会有这么大的转变,虽然在爱瓦的
预料之中,但转变得如此之快,多少让他有些惊喜。


  “还不相信我?我可以陪你到母后那里!”为了表明决心,和悦公主决定要
跟爱瓦一起去见太后。


  “想不想与你母后一起跟我上床?”爱瓦色眯眯地摸着和悦公主越来越丰满
的乳房,问道。


  “你这个淫棍!”和悦公主的脸上立即泛起一层红潮,却把一只手插进爱瓦
的裆部,握住他的阳根。


  爱瓦早就想将和悦公主母女俩一起压在床上,只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得这么
快。


  当爱瓦与和悦公主同时出现在太后的寝宫前时,太后心里不由得一阵惊喜,
这是和悦公主原谅她的最好证明,而且爱瓦马上就要离开皇宫,她也很想再见爱
瓦一面。


  这时所有的宫女都被遣退,太后的身边只剩下爱瓦与和悦公主。


  在和悦公主的提议下,三人来到太后的寝室。


  “母后,我们马上就要走了,临走前,我想让他跟你单独说话!”说完,和
悦公主朝着爱瓦使了一个眼色,就要往外走。


  太后当然知道和悦公主话中的含义,虽然女儿原谅了自己,可她也不能再伤
女儿的心,因而还没等和悦公主站起身,太后就一把抓住和悦公主。


  “悦儿,别走!”太后知道,一旦和悦公主离开这间房,后面的事就再也说
不清楚了,她不想让女儿觉得她是个寡廉鲜耻的女人。


  “就是嘛,别走。母后的意思是我们三个人一起玩一次,这样该有多好?”
爱瓦故意扭曲太后的意思。


  “爱瓦,你在说什么?”太后娇嗔地瞪了爱瓦一眼,但在女儿面前,因为曾
被女儿撞见跟爱瓦做爱,因此无法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女人了,
连她都无法相信的话,怎么能说给女儿听呢?


  “母后,爱瓦说得对,我们都是女人,既然我们都那么喜欢他,又何必在乎
那些小细节呢?”只见和悦公主折了回来,并劝起太后。


  “悦儿,你怎么也跟着起哄啊!”太后心里怦评跳着,脸上一阵红潮。那天
虽然跟两个小宫女一起玩过三人游戏,可和悦公主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她很难越
过那道鸿沟。


  “母后,说到底,男女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吗?我们又不让别人知道,你身边
的这些宫女嘴都挺严的,谁也不敢随便说出去!今天我们好好玩一次,他走了之
后,你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和悦公主唯恐太后不答应,抱着太后的胳膊一个劲
地摇。


  “母后,这可是和悦公主的一片孝心,你若是不答应,我们走了之后,和悦
公主会放心吗?”爱瓦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太后哭笑不得。


  和悦公主一边撒娇,一边拥着太后的身子到床上:“就让女儿服侍母后一回
吧……”说着,和悦公主就解起太后的衣服。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太后觉得再拒绝下去的话,只会让大家更为尴尬,于是
她半推半就让和悦公主解开她的上衣,不等衣服脱下来,爱瓦就趁火打劫,上前
一把抓住她的一只乳房揉捏起来。


  “你们两个小赖皮!”太后娇嗔着,却没有真的躲闪,眼睛都变得灵动起来。


  为了不让太后觉得尴尬,和悦公主脱掉上衣,连肚兜都扯下来,饱挺的双峰
圆鼓鼓地压在爱瓦身上,同时双手解开爱瓦的衣服……


  太后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爱瓦当着和悦公主的面,将太后脱得全身赤裸,连最后遮羞的内裤都褪了下
来,母女之战对爱瓦来说挺刺激的。
当太后与和悦公主都一丝不挂地躺在他身边,既娇羞又柔情地看着他时,爱
瓦体内的兽血便沸腾起来,他像一头发情的狮子直接将和悦公主母女俩扑在身下。


  经过了一番挣扎后,爱瓦吻住太后的嘴,同时一只大手握住她那饱挺的乳房
使劲地揉捏着,身下的那一根粗壮肉棒已经被和悦公主那动人的小嘴含进去……


  爱瓦的大手在太后那充满青春的胴体上来回地抚摸、揉捏着,从她的乳峰滑
到她的腿间,再从她的腿间抚到她的小腹上,最后又在她那丰满的翘臀上搓捏一
番,使太后那敏感的胴体不到几分钟就被撩拨得酥软起来。


  和悦公主此时仰躺在爱瓦身下,她分开爱瓦的双腿,两只如笋般的手不停捋
动着那粗壮的一根,同时用舌头舔弄着龟头,她的鼻子不时发出动人的呻吟声。


  更让爱瓦陶醉的是,和悦公主一边吞吐着肉棒,一边用手抚弄着那对,那布
满皱褶的囊皮被她轻柔的手指抚弄过后,会产生一种麻醉醉的感觉,实在爽极了。


  和悦公主的好奇心重,她把那根肉棒吸舔得青筋暴起后,又吐了出来,便打
起的主意。


  和悦公主的嘴虽然很小,却还是将那对吞了进去,她那灵巧的小舌在那皱褶
上轻轻地滑动着,将快感迅速地传递到爱瓦的神经中枢。


  爱瓦在兴奋之余,忍不住抬起屁股,给了和悦公主更大的空间,而且和悦公
主虽然吞吐着那一对,双手却不曾放开那根粗大的肉棒,她的手指或轻或重地捏
着、抚摸着,让那一根肉棒胀挺着。


  爱瓦的手指在太后的胴体上抚摸、揉捏着,却没有插进她的肉洞中。


  此时太后早已被爱瓦撩拨得欲火中烧,无法自持了。


  爱瓦吐出太后的香舌后,一路滑下来,将脸埋进她雪白的大腿间,或许是太
后早已急切难耐,她自动打开双腿,将湿润的私处暴露出来,只见那硕大的阴蒂
完全充血,并高高地翘起。


  当爱瓦用手指分开太后那两片娇嫩的蛤肉时,露出里面那鲜红欲滴的小阴唇,
而爱瓦只是用嘴轻轻吹了一口气进去,太后的身体就陡然一颤。


  “哦……”


  随着太后的娇躯轻轻扭动,美妙的呻吟随即荡漾开来,更让爱瓦激情倍增的
是,太后的小腹微微收缩,并将她的阴户挺上来,而且她的小阴唇也跟着一张一
合……


  太后的阴户比一般的女人大,分开那两片蛤肉后,就会看到里面更多的景观。


  尽管太后的阴户是特大号,却难不住爱瓦,此时他从下面舔起,舌头沿着她
那道沟壑舔过去,强烈的刺激让太后的小腹不由得一阵收缩,里面的小阴唇跟着
封闭起来。


  “啊……”


  太后那两条雪白的玉腿不由自主地夹起来,却在碰到爱瓦的头部时,又迅速
地分开,因为她担心这会影响到爱瓦的动作,她希望爱瓦的舔动能为她带来更大
的快感。


  “唔……啊……”


  太后的阴户再次分开,并挺着上身往爱瓦的舌头贴去,当她的阴户与爱瓦的
舌头贴在一起时,哪怕只是轻微的摩擦,都会给她带来强烈的快感。


  和悦公主在底下听到太后美妙的呻吟声,就更加起劲地吞吐起来。此时那硕
大的肉棒正好贴在她白晰的玉颈上,热呼呼的,有时候还会因为激动而跳动一下,
弄得和悦公主的脖子一阵痒。


  和悦公主是个聪明的女孩,她跟爱瓦在一起的时间很短,却能从爱瓦的性反
应中悟出不少妙招,其中吞食就是她独创的,她又舔又吸,让爱瓦的精索都紧了
起来,那股快感透到他的尾椎。


  “唔……”爱瓦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无异于是对和悦公主的一种奖励。


  听到爱瓦的呻吟声后,和悦公主就变得更加积极。


  接下来,爱瓦吸住太后突起的巨大阴蒂,并用他灵巧的舌尖快速地舔弄……


  “啊……”


  随着太后的一声呻吟,一股阴精喷射而出……


  太后的双手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可当她的手臂碰到女儿那光滑的大腿时,
手指竟然忍不住抓住她的大腿。


  和悦公主判断出这是太后的手,从那只手的抓力,她清晰地感觉到此时太后
的感受,那种快感是她曾经经历过的。


  “啊……给我吧……”太后轻声乞求着,舌头不停舔着嘴唇,此时哪怕爱瓦
能够吮吸一下她的香舌,也会让她感到安慰。


  爱瓦离开太后的阴蒂后,又卷起了舌头,将舌尖插入她的小阴唇,一阵快速
的滑动,立即又让太后全身都紧绷起来。


  “啊……不要……”


  太后呻吟着,而那抓住和悦公主腿上的那只手,已经枢得和悦公主受不了了,
但为了太后,和悦公主没有吭声。


  虽然和悦公主一直在吞吐爱瓦的,但她的高潮即将来临,毕竟身边还有太后
被爱瓦疼爱,她那醉人的呻吟与乞求声,都让和悦公主倍感刺激,她偷偷地把一
条腿搭到太后的酥胸上,用她的脚趾去夹太后的乳房。


  当和悦公主感觉到下身渴望时,她就吐出那对,并抽出身子,握着爱瓦充血
的肉棒插进体内……


  “唔……”


  一股强烈的快感让和悦公主爽快地呻吟一声,现在虽然身体是倒着,但一点
都不妨碍和悦公主杷那根粗大插进肉洞里,她将双腿攀在爱瓦的腰上,身子不动,
那粗大就已经顶到她的花蕾上。


  和悦公主的阴道很有规律地收缩着、扩张着,就像她的小嘴在吞吐般,给了
爱瓦很强烈的快感。


  但此时的太后却已经春潮涌动,她的小腹也在不断起伏着。


  爱瓦见状不忍心,于是抬起头,一边舔着太后的美胯,一边将两根手指插进
她的阴道……


  “哦……”


  虽然不是肉棒,但手指也给太后一定的安慰,她身子一紧,宽绰的阴道立即
将两根手指夹得紧紧,更让爱瓦惊奇的是,太后一直紧夹着那两根手指,并摇摆
着雪臀,几乎要将手指夹断似的。


  爱瓦又往上抬了抬身子,张嘴含住太后的一颗乳头吸吮起来。


  “啊……插深一点呀……”


  太后突然张开双腿,于是爱瓦的手指又往里面送了一截,已经能勉强戳到她
那花蕾,那花蕾硬硬的,充血得很厉害。


  但爱瓦很担心指甲会伤到太后的花蕾,所以不敢继续,而是用指腹轻轻按了
几下,但只是按了那么几下,太后的娇躯就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啊……唔……”强烈的快感让太后的阴户瞬间洞开,要不是爱瓦的手太大,
如果换一个女孩的手,一定能够全部插进去。


  由于受到太后呻吟声的刺激,爱瓦的意念不自觉地让肉棒胀大,他忘了此时
肉棒正插在和悦公主狭小的阴道里。


  “啊……受不了……好疼呀……”和悦公主立即大叫起来。


  爱瓦这才意识到忘记把那肉棒从和悦公主的肉洞里拔出来!他赶紧重新隐心
法,将肉棒迅速缩小。


  当爱瓦抽出肉棒后,和悦公主好奇地捋起爱瓦的阳根查看了一番:“你还能
变化?”


  爱瓦用手撑着太后那硕大无朋的阴户给和悦公主看:“嘿嘿,你说呢?”


  “啊……爱瓦……快……快给我吧……好痒……”


  当着和悦公主的面,爱瓦再念心法,让肉棒迅速地膨胀起来。


  “这么大?”和悦公主看了看母后的阴户,再看向爱瓦的硕大肉棒,不由得
惊叹起来。


  此时,太后的阴道口正往外流着晶莹的蜜液,而且那鲜红的阴道口也不断一
张一合,非常有力。


  爱瓦故意留一道缝隙给和悦公主,他撅着屁股,将那硕大的肉棒慢慢地插入
太后那无比滑腻的肉洞里。


  “男人都像你这样吗?”和悦公主十分好奇地问道。


  “呵呵,我可是这个世界上少有的优秀男人,能有这种本事的,天底下恐怕
只有我一人了。”爱瓦的话虽然有些吹牛的成分,但事实上,能够达到他这个水
准的男人,真的别无他人了!


  和悦公主亲眼目睹了这壮观的一幕,使她明白为什么太后会对爱瓦如此迷恋,
看来像太后这种大阴户的女人也是天下少有,如果没有爱瓦,太后一定无法得到
满足!


  爱瓦努力地撅起屁股,让和悦公主看到他那根粗大的肉棒将如何在太后的肉
洞里抽插。


  那硕长的肉棒插到太后的阴道后,被太后的肉洞用力地夹住,使肉棒上的青
筋逼得高高凸起,而当爱瓦将那根肉棒从太后的肉洞里再抽出时,又会看到太后
那鲜嫩的洞口非常有力地闭合起来,好像还在用力地吸着那根肉棒。


  爱瓦将龟头抽出太后的体外时,和悦公主还清晰地看到从太后的肉洞里喷出
一股乳白色的液体。


  爱瓦的龟头就在那阴道口的正前方,那股液体正好打在他的龟头上,然后又
滑落下来,接着爱瓦那硕大的龟头再次顶住太后那闭合的洞口,忽然用力一挺,
那硕长的肉棒便又插了进去。


  “啊……”


  爱瓦顶着那凸起的花蕾研磨一阵后,又将肉棒抽出来,以九浅一深的节奏带
给太后强烈的快感,由于肉棒并没有插到太后的深处,因此就算太后再有力,也
无法擒住爱瓦的肉根,这让太后感到很着急,她一边扭动着蛇身,一边呻吟着,
根本不再顾忌是否会被外面的宫女们听到。


  太后之所以如此大胆,更是因为在这座代表着帝国最高权力的皇宫里,现在
的她是真正的操控者,无人敢多言。


  “啊……要命了……快插我呀……”太后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淫水汩汩地
从肉洞里喷出来。


  爱瓦这才长抽深插,直捣黄龙。


  爱瓦那肉棒撞在太后敏感的花蕾上,让她的身子一阵阵颤抖着,而她的嘴则
张开,急促地喘息起来。


  最后的时刻,太后的子宫颈突然洞开,将爱瓦的龟头紧紧吸住,这时爱瓦故
意松开精索,让那狂烈的马儿奔腾起来……


  “啊……啊……”


  太后娇喘着、身子剧烈颤抖着,小腹也隆起一道山岭,细密的香汗布满她雪
白的肌肤。


  爱瓦和太后紧抱在一起,过了好久,爱瓦才试探着抽出肉棒,可太后还是紧
紧地夹着他的肉棒。


  和悦公主还没有得到半点享受,此时她觉得下身麻痒,恨不得把那根肉棒立
即插进她的下体。


  当爱瓦终于抬起身子,拔出肉棒时,和悦公主却发现那一根已经软绵绵,根
本无法插进她的肉洞。


  和悦公主早就学会如何让爱瓦的肉棒迅速地硬起来,还不待清理,和悦公主
就主动趴到爱瓦的胯间,在那泥泞的肉棒上舔起来,等到把肉棒舔了一遍后,爱
瓦的龙血再次活跃,只是肉棒已经不如插在太后肉洞里时粗大,而是整整小了两
号尺寸,而这正是和悦公主所需要的,太大的家伙根本就塞不进她的身体里,那
只会让她干着急。


  “悦儿,过来……”太后恢复平静后,心里格外感激女儿。她伸开双臂,将
和悦公主搂进怀里,两个一丝不挂的女人拥在一起,那种感觉更加美妙。


  爱瓦从后面插进和悦公主的肉洞时,因为和悦公主母女俩的身子紧紧贴在一
起,所以爱瓦可以看到太后脸上那满足的红潮。


  当和悦公主觉得受不了时,爱瓦就会抽出肉棒,在太后的肉洞里再插上几下,
但不会太狠,因为太后刚刚过了高潮,而且爱瓦故意把精液射进太后体内,他想
让她替自己生儿育女。


  在这种爱瓦轮流抽插的方式下,太后与和悦公主一同进入了高潮,所以爱瓦
只好轮流在她们母女俩身上插一下,但这种只符合和悦公主阴道型号的肉棒,却
让太后有些吃亏,好在刚才太后达到一次高潮,现在不需要狠插,就容易获得快
感,所以太后不觉得有多大的差别,只是,太后希望爱瓦再射她一次,然而爱瓦
却捧着和悦公主的头,来了一次颜射。


  爱瓦给了太后最后一次满足后,就带着一帮人朝那片荒漠出发。


  爱瓦不敢断定能在哪里找到那神秘女子,只因为那天晚上,她出现在这里,
所以爱瓦抱着一种侥幸的想法,希望能够在这里等到她。


  和悦公主特地把怀里的短剑交到爱瓦的手上,并在递给爱瓦前,她再次检查
一下短剑,还是没感觉到这把短剑与普通的剑的分别,然而那天她站在这里准备
自杀的情景,却仿佛在眼前。


  “爱瓦,那天我就是站在这块石头上,拿这把剑刺向胸口!”为了证明没有
说谎,和悦公主再次叙述起那件怪异之事。


  爱瓦拿过短剑,刺向一块石头,那块石头立即火星四溅。


  爱瓦想借此告诉和悦公主,不要再做梦了。那天和悦公主回来后发过高烧,
而且她是不是来过这片荒漠,都是个未知数。


  和悦公主不高兴地嘟起嘴,心爱的人不柏信自己,是一件相当郁闷的事。


  爱瓦抬起头,望着茫茫无际的荒漠,但除了天上的云朵和地上的石头,什么
都没有。


  然而爱瓦刚到这里时,他仍有着极大的信心,他不相信那个女人会说谎,只
要带上这把短剑,一定就能够找到她。


  “爱瓦,也许我们朝着另一个方向找,就能够有所收获。”天心道长觉得才
刚开始寻找神秘女子,不应该现在就泄气。


  “我们还是在这里等下去吧!”爱瓦望着灰蒙蒙的天空,他害怕一旦离开这
里,就会错过那个神秘女子的出现。


  “其实你的武功已经天下无敌了,何必再拜那个女人为师呢?”卡西娅虽然
不以为苦,却不愿意这样傻等,再说能不能见到那个女人,对她来说意义不大。


  爱瓦瞪了卡西娅一眼,道:“谁要是不想找了,就回去。”说完,爱瓦抱起
双臂躺在高低不平的砂砾上,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好像那个神秘女子随时都
会从天空飘过。


  此时正是上午,荒漠上除了风声外,没有任何动静,而其他人学着爱瓦的样
子躺了下来。


  梁超对那个神秘女人的兴趣不大,他之所以跟着爱瓦,是想拜爱瓦为师,因
为他心里清楚,凭他的资质,那个神秘女人是不会收他为徒。


  那场战争所留下的尸体早已被秃鹰吃干净,只有石头上还依稀残留士兵的血
迹。


  一看到这些血迹,卡西娅与和悦公主就心惊肉跳,因为她们并没有杀过人,
因此和悦公主和卡西娅不敢躺在那些带着血迹的石头上,只有梁超、东方神掌和
天心道长毫不在乎,直接把那些石头当成床,渐渐的,众人睡着了。


  众人正在沉睡之际,突然刮起一阵飓风,强劲的风力将碎石都卷起来。


  爱瓦猛然惊醒,当他准备施出斗气以稳住身子时,却来不及了,所有人都被
卷进飓风的中央,幸亏那些石头全被强劲的飓风抛到外面。


  爱瓦只感觉到身体在飞速地旋转,连睁眼的机会都没有,顷刻他的大脑一片
空白。


  等飓风停下来时,爱瓦发现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且除了天心道长与他,
其他的人都不见了。


  爱瓦看到房屋、楼舍,但却与他所熟悉的建筑物有着明显的差别。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爱瓦问天心道长。


  天心道长在纳闷着刚才那几分钟的时间,她觉得脑袋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施
展出功力,只能任凭那强劲的风力转着她,好在她紧紧地抓住爱瓦的手,其实她
在睡着时就抓着爱瓦,因为她有预感,她与爱瓦不可能轻松地找到那个女人。


  “谁知道这里是什么鬼地方?这风真大,不知道把我们刮到哪里了?”天心
道长也在四下观察着,可是从所看到的景象里,她找不到熟悉的感觉。


  “这是桃源乡。”


  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响起,爱瓦与天心道长同时回头,竟见那个神秘女子
站在他们身后。


  “神仙姐姐?”爱瓦兴奋得叫道。要不是男女有别,爱瓦会跑上去拥抱她。


  “我可不是神仙,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神仙。”神秘女子眉宇间透露出娇
嗔的神情。


  “你是怎么找到我们?”天心道长好奇地问道。


  “你们带了这把短剑,我就能找到你们。”神秘女子看着爱瓦手上的那把短
剑说道。


  “可……它并没有特别之处吧?”爱瓦还是不明白,难道这把短剑上有什么
法术?


  “当然有,不过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其实它就是我们的信使。”


  “我的朋友呢?你怎么不让他们一起来?让他们留在荒漠里,他们一定会急
死的!”爱瓦责怪道。


  “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有来?不过现在还不能让他们到处乱走,目前他们无法
适应这里的环境。”神秘女子说道。


  “对了,我现在还不知道姐姐的名字,可以告诉我吗?”


  “茹波。”


  女子简单地答道,同时朝前方走去。那里有一座很神秘的宫殿,一团淡淡的
烟雾萦绕在殿宇上,有一股仙气。


  “乳波?”爱瓦不由得捂嘴笑起来。


  茹波回过头,不解地问道:“你在笑什么?”


  爱瓦特意朝茹波的胸脯上瞥了一眼,她的乳房虽然不算巨无霸型,却也不小,
可以感觉得到她那姣好的乳型。


  看到爱瓦那双眼睛色色地盯着她的胸脯看,茹波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小色
鬼!”然后转过头,继续向前走。


  茹波轻移莲步,带着爱瓦与天心道长来到那座华丽的殿宇前。


  只见茹波双手抱拳,在门前恭谨地说了一声:“师父。”


  红漆大门慢,慢打开,一个小女孩走出来,朝茹波微微一笑,说道:“师父
在里面等着,跟我来吧!”小女孩那如水银般的眼睛,让人感觉到她的心灵一尘
不染。


  爱瓦与天心道长跟在茹波身后,什么话也不敢说,只是四处张望,他们能感
觉到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皆与以前所见到的大不相同。


  走了一射之地,来到一间房子前,只见小女孩轻轻地推开房门,闪身让爱瓦
三人走进去。


  小女孩抬起头看了爱瓦一眼,觉得他的体形与其他男人不一样,最后却撇了
一下嘴。


  爱瓦本想在小女孩那调皮的鼻子上捏一把,可他的手刚要碰到她的鼻尖时,
她只是微微一动便溜走了。


  爱瓦没有想到小女孩竟然有如此快的反应速度,更让爱瓦惊奇的是,在小女
孩溜走时,他本想伸手抓她,可是她的脚步并没有多快,却见她的身影倏忽竟然
离他有数公尺之远。


  莫非在桃源界,每个人都身怀绝技吗?


  正在疑惑时,爱瓦迈进一道门槛,却不小心被绊了一脚,不由得向前摔,然
后便趴在地上,而在他的下巴底下是一排锋利的刀尖。


  救了爱瓦一命的是一只穿着绣花鞋的脚,那只脚正好挑起他的下巴。


  爱瓦抬起头,只见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悬在半空中,姿势如同坐在一张椅子
上,只是伸出了一只脚,从那宽大的衣衫望进去,可以看见她那修长匀细的玉腿。


  “多谢师父!”


  爱瓦苦笑着道了谢,身子才慢慢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起来。


  这力量显然来自面前这位漂亮的女人——与其称她女人,倒不如说她是个女
孩,因为她的年龄实在看不出比茹波大,但爱瓦在大门外时,却清清楚楚地听见
茹波叫了一声师父。


  “你该叫我师祖。”


  年轻女人淡淡一笑,白晰的肌肤底下泛出一丝红润,显得异常迷人。


  “嘿嘿,谢谢师祖!”


  爱瓦站直身子后,又双手抱拳,朝着女人拜了一下。
【完】